林阿(念)龍老師1990年受邀於東京示範實錄

Welcome / ようこそ / 林阿(念)龍老師歡迎您! 進入最完整的太極影音教學部落格
現在登錄網址:最新文章
建議下載Google Chrome browse

2015/4/23

神意氣

作者:陳禹仲師兄
有說意和氣遭遇到骨頭即受阻,而神可以透過骨頭,那麼又如何只用神將人發出呢?

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應該先跳脫問題本身,思辨一下,什麼是意?什麼是氣?而什麼又是神?就我個人的經驗而言(被打與打人),意和氣還是有穿透性,不一定會受阻,要看對方給你什麼條件。

當然,一切必須以鬆靜為原則,掌握避實就虛的原則,藉以輕靈的聽勁,動態之間還是可以順勢而入,虛鬆制人,那麼用意或氣,還是可以發人。

為什麼說會受阻,我個人的推論,是因為對氣跟意的認知有所差異吧。

一般人一旦開始感知到氣,我們的覺知意識就會開始形塑、定義氣的樣態,創造自我對氣的覺知,但你的氣和我的不同,3年前我的氣也與現在不同,老師的氣跟我們的氣不同,心情平靜與心煩意亂時的氣不同,說穿了,每個人不同階段狀態,氣都不同,不是嗎?

可是我們的大腦很古怪,一談到氣,還是會把過去的經驗認知拿出來,形塑出一種我們自己認同的東西,稱之為「氣」,所以一旦想要「用」氣,其實是把過去經驗裡對氣的認知,透過意識重製出來,目的已經不單純,這時候所用的「氣」,並不樸實,也不是當下真實的「氣」,而是我們意識造作出來的東西。所以當我們談論氣,用的是否是沒有加油添醋的氣本身,值得商榷。

而用意也是如此。何謂意?反思一下,我們的想法、念頭、紛亂的雜緒,這些算是「意」嗎?受制於人時的不舒適感,想要反制爭勝的勝負心,發不出去時的緊張愧怯,這些感受也是我們所認同的「意」嗎?如果是,那我們對意的定義是否亂無章法?如果不是,我們該捫心自問,我們所謂的意,究竟是何物?而意又根基於何?

坦白說,我自己也無法清楚用文字去定義什麼是意,但功夫深淺在自己願意承認與檢省時自己最清楚,能不能談得上意,也只有自己知道。

我個人不會執於去抓出一條清楚的分界線,把「意」和「氣」分割為二,因為在我們還沒透徹其本質之前,這麼做只是跟基於自己的假設。也許有一天,我們貫徹了意和氣的本質,體用自如,清明無礙之時,我們可能發現「意」和「氣」本來就沒有一條徹底清楚的分界,也可能,他們之間的分野清清楚楚,那麼,在層次未到之前,用自己看不清的受限思維,硬去試圖揣測拆解,顯然不是正確途徑。不如拿這些心力踏實練拳,在實踐中,慢慢有所體會,豈不更美?真正煉功的人,是在如實做功中生出自己的答案,急公好義的人,才會在跑跳中找尋別人的解答,學拳的同好們期能以此自勉。

至於「神」,這就很難討論了,煉精化氣,煉氣化神,並不是神話,而是老前輩留下印證與引導,其中闡述了練功過程中質能的轉化與變化,關鍵之一是「煉」,沒有花時間體力下功夫去培養火候,就像溫度不夠的水不會沸騰,沒有煉,也就沒有東西可以沸騰,可以轉化;而另一關鍵是「化」,這就有關一個人的對於心以及自我的認識,這要談起來,光用文字可能幾萬字也說不清,留待日後有時機再說 

以上論述雖難達意,但可見火候與心法,是讓功夫累積轉化的基本要則,沒有這些,難以討論功夫的層次差異,只能把老祖宗的東西,望穿秋水,當作笑話或神話。

因此,原則上並不存在「如何只用神將人發出」這個問題,問題在於,煉出神沒有?煉出了,自然能做到,沒煉出,靠著聰明才智技巧揣摩,也不是不行,可能偶爾會不小心成功,旁人拍手叫好,但我們練拳,究竟是要踏踏實實的功夫上身,還是鑽研技巧以求炫技,我覺得,同樣練拳,也有正途與偏差之別,可能僅是一念之隔、一心之差,就可以讓我們蹉跎多年,忽略了真正該下功夫的地方。

所以用神的問題,我覺得無法用文字敘述回答,煉到了,根基穩固了,自然用得上,嘗過滋味自能明白;沒煉到,就像瞎子摸象一樣,僅憑一隅定論,難跳脫低層意識的以偏概全,容易流於推論與想像,不如放下心思,真心地,好好煉一趟拳,靜下心體會。


這是我的看法。當然,這些觀點都很個人,有許多細節以我的層次也說不清楚,但真金不怕火煉,真道理絕對禁得起考驗,還請自行參酌、驗證。

法律顧問:漢邦法律事務所 http://hanbang999.blogspot.tw/

電話:02-2993-4456(代表號) 傳真:02-2993-4256

地址 24242 新北市新莊區新泰路2299樓之1

您可自由以公益方式分享、重製、散布、傳播、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惟需遵照下列條件:

姓名標示:您必須按照作者或授權人所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暗示或您使用該著作的方式其為您背書。

非商業性:您不得為商業目的而使用本著作。

禁止改作:您不得改變、轉變或改作本著作。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