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阿(念)龍老師1990年受邀於東京示範實錄

Welcome / ようこそ / 林阿(念)龍老師歡迎您! 進入最完整的太極影音教學部落格

現在登錄網址:最新文章
建議下載Google Chrome browse
春滿人間歡歌陣陣
福臨門第喜氣洋洋

2015年9月10日 星期四

太極拳名家名師論靜(2)

論靜——摘自《論太極拳》作者:張肇平
要知“靜”並不是“寂”,“寂”是死的,而“靜”是生機勃勃的。

怎樣才能學好太極拳?石為開先生曾提出“敬、靜、定、慢、勻、柔、圓、鬆、整”九字訣,認為只要照此九個字去做,一定能把太極拳練好。因此,有人提出一個問題:不管是學太極拳也好,打或練太極拳也好,這學、打或練都是動的,與道家,釋家的所謂靜修,儒家的所謂靜養都不一樣。打太極拳要敬、要定、要慢、要勻、要柔、要圓、要鬆、要整都很有道理,明知是動的而要說靜,這真教人難以理解。不錯,學、打或練太極拳都是“動”的,請問與這“動”字相對的,是不是一個“靜”呢?《易傳》的相對“平衡原則”所謂陰陽開合,剛柔動靜……,都是相對的“平衡的”,其盈虛消長,不都是互為因果的嗎?所以《易傳說》:“易有太極,是生兩儀。”老子說:“萬物負陰抱陽,沖氣以為和。”周濂溪說:“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陽級而靜,靜而生陰。”王宗嶽《太極拳論》說:“太極者,無極而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十三勢行功心解》說:“形如搏兔之鶻,神似捕鼠之貓,靜如山嶽,動如江河。”一動無有不動,一靜無有不靜。彼不動,我不動,彼微動,我先動。《十三勢總歌》說:“靜中能動動猶靜,因敵變化示神奇。”陳微明筆述楊澄甫之太極拳十要:“十,動中求靜,動靜合一。”李經綸著《太極拳要訣》:“二,心靜。”他們對於陰陽動靜,都提供了很多寶貴的見解,值得我們去研究,去發揚。

、什麼叫“靜”
一塵不染謂之“清”,一念不生謂之“靜”。一般人只知求“清靜”於外面,不知求“清靜”於內裏,哪得“清靜”!一個真正懂得清靜的人,哪怕在鑼鼓喧天的戲臺下,絲竹繞梁的園子裏,他照樣可以讀書,照樣可以學拳。如果他的雜念叢生,哪怕藏身深山幽洞,還是無法學好功夫的。所以吾人只要自性清靜,自心清靜,就清靜了。

修道,固必須先求內靜,健身打拳,又何嘗不先求內靜呢?打太極拳的人,看上去是軟綿綿、慢吞吞的,而對於外界環境變化的適應,怎會卻是非常靈敏的呢?因為太極拳是採用“心靜用意”的練法,使大腦皮層在運動中獲得休息,中樞神經既指揮了全身各器官機能的協調動作,同時也訓練了神經的靈活性。故凡上場打太極拳之人,無不先行立正站好,兩手自然下垂,下顎內收,嘴唇微合,兩目平視,這就是先求心神兩靜的工夫,也就是渾然一體的動作。只有心神兩靜,寂寂空空,才能存得起真心,養得起真氣。在這個時候,手足雖然未動,而端然恭正之中,其陰陽開合之機,消息盈虛之數,已俱寓於心腹之內。所謂一志凝神,專主於敬,洗心滌慮,平心靜氣,以待其動。黎明的前夕,就是黑暗,靜到極點自然就會動。這種動,完全是由心意導之引之。所謂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四肢百骸無不隨意之所向而俱動。輕靈活潑,舒暢自然,從前一勢接後一勢,從此一勢接彼一勢,進退屈伸,顧盼開合,節節貫串,周身一家。打太極拳如果不能明白這種動靜陰陽的道理,那麼他的一舉一動便有斷續之弊,快慢之間凹凸之缺,防身制敵固不可能,卻病強身亦不可得。

打太極拳固然要先得其靜,及其他運動亦莫不皆然。必先得其靜,然後能成其動。而這動與靜是互相依存,互為其根的。大則為宇宙,小則為魚蟲,無不如是。比如十三勢:掤、履、擠、按、采、挒、肘、靠、進、退、顧、盼、定,雖眾八卦五行而有八法五步之稱,而十三勢中卻是以中定為主,其他十二勢都是輔的。中央戊己屬土,有土然後化生萬物。有中定然後有一切勢,每一勢都有中定。中定者,靜力也,是一切動作的支撐。動力得靜力之支撐,乃能從心所欲,快慢為之。輕靈而複無遲重之虞,靜之為用大矣。

、動靜互根
印度瑜伽學者說:宇宙間有極為微妙之事,乃動與靜之兩極性,一切生命力,大至宇宙,小至螻蟻,無不藉動與靜兩種極性之協和合作,得以保持其生存。這是天地的自然法則,一點都不能勉強的。蓋“靜”就是萬事萬物之原體,宇宙間一切現象就在這原體中產生。比如田中的稻穀,其稻粒本是稻穀生長的原體,如果不把這籽粒埋藏於土中,不使有枝葉之生髮,那它的糧粒便永遠是靜的,稻穀的無限生機便微妙地永遠潛藏於靜體中。但是,經過千變萬化的生長現象以後,結果又歸複與原來的籽粒一樣。所以老子說:“歸根曰靜。”人為萬物中之最靈敏者,由幼而壯,而老,而死,無一息不在動。且為七情六欲所迷惑,常常神馳心鶩,氣耗精搖,動而又動,真性盡失,哪能觀物禦人,延年益壽?老子為了救世渡人,便發明了“以靜制動”的方法,教人“致虛極,守靜篤”。心中不滯一物,自性一動不動,去我本無,還我固有。不管他經歷了多少千變萬化,其本質永無增減,既有動的發展現象,亦有靜的複命本能。比如我們打太極拳或對敵,便要有“靜如山嶽,動如江河”,“彼不動,我不動,彼微動,我先動”的氣概。一舉一動,隱含八法五步,九宮六政,變動不居,周流寰宇,上下無常,剛柔相易,不可為典要,唯變為適。所以太極拳的本體是無法(式)的,唯變即是法(式),但是,這變不是亂變的,古語說:“雖有智慧,不為乘勢,雖有茲基,不為待時。”必待敵人微動而先動,此非靜到純篤之境,是無法窺知敵人之微動的。老子說:“無欲以靜,天下將自正。”真正能做到無欲以靜,天下都可以正,何況我們自己呢?不過,這種純一靜篤之工夫,不是一學便會,一蹴可及之。必須日日練之,久久習之,默識揣摩,才能漸到從心所欲。昔日老師授徒,總是說“練、練、練,不停地練”,不能說他沒有道理。孔子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靜不是一時容易做到之事,所以老子告訴我們說:“致虛極,守靜篤”,“濁以靜之徐清”。必須徐徐地“致”,慢慢地“守”,做到為孟子之不動心,做到泰山崩於前而目不瞬,做到核子爆於頂而寂然不動,這才能“感而遂動”,這才能“以靜制動”。因此,可知太極拳之所謂“靜”,與老子之所謂“靜”,都是“動中的靜”,而同時也是“靜中有動”的,都是“靜在動中”,而同時也是“動在靜中”的,都是“動靜互根”,“動靜合一”的。打太極拳之所以要敬、靜、定、慢、勻、柔、圓、鬆、整,其道理就在於此。

三、 以靜制動
太極拳如何“以柔克剛”?如何“以弱勝強”?如何“以靜制動”?這才是最實際也是最重要的問題。孫子在《軍形篇》裏說:“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又在《軍爭篇》裏說:“不動如山,雖知如陰。……以靜待嘩,以佚待勞。”這是最平凡而又最高明之學問。上陣對敵交鋒,最要緊的是“知己知彼”,不能“知己知彼”,如何能來往於前後左右上下六方之間?如何能應其所變而變?古今中外的大政治家,當其對國家民族世界大事下決心時,無不是先到農莊或者山林去度假的。他們在世局大變之前夕,為什麼還有那麼好的心情去遊山玩水呢?知事者曰:“非好玩也,取其靜也。”蓋心靜,則一心神,知己彼,從容應對,制敵機先。心不靜,則精神不能專一,行動左右上下全無定向,哪能待嘩?比如推手,必須悉心體認,注意不能由己,隨人所動,隨曲就伸,不頂不丟,不自伸縮。彼有力,我亦有力,彼無力,我亦無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心,挨著何處,心就要在何處,須向不丟不頂中討消息。就是平時練拳,沒有人要當有人在,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一旦真與人交手時,有人就當無人在。這個樣子,則“人不知我,我獨知人”,我不為人制,人為我制矣。所以練拳或推手時,若稍有不得力處,便應於虛實動靜中求之。動靜固是知人,仍是問己。可知太極拳講“靜”,並不是枯坐不動的“靜”,而是靜中有動的;不但是“靜中有動”的,而且是“以靜制動”的。這與《大學》所說:“知之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得。”老子所說:“清靜,為天下正”,“我好靜,而民自正”,不謀而合。孫中山先生說:“窮理於事物始先之處,研幾于心意初動之時。”心意既動,便應善用其清靜純一之道心,輔國愛民,救人濟世。絕不可以有欺師滅祖害理傷天之舉動。所以學太極拳之人尤其是藝高者,決不輕露於人,有養者,決不暴動其氣。縱遇大敵當前,無不內固精神,外示安逸,舉止從容,臨危不亂。及乎交手,亦不可專恃一己之長,量敵而進,待機而動。《易傳》說:“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動則毫不遲疑,當如長江滔滔不絕。可知這動與靜,善與惡,其樞機全在我心。王陽明說:“凡意志之所發,吾心良知豈有不自知者?其善者惟吾心之良知自知之,其不善者,亦惟吾心之良知自知之。是皆無所與於他人者也。”曾文正公說:“自修之道,莫難養於心,心既知有善、知有惡,而不能實用其力,以為善去惡,則謂之自欺。方寸之自欺與否,蓋他人所不及知,而己獨知之。”是以自古聖賢,無不以養心為第一。蓋心主乎敬,又主乎靜,能敬而靜,自葆虛靈,天君有宰,百骸聽命,修煉得此,則物我兩忘,寒暑不侵。據說露禪公晚年,偶步於途,有人躡足其身後擊之,才及其身,即被震出尋丈。又說健侯公戲置小鳥於掌上,竟不能飛去。此皆虛靈靜篤之至,才有此驚人而不可思議之功夫。

四、 結語
打太極拳,就是一開一合,一陰一陽,一動一靜。無論哪一式(勢),陽氣一動一周身,至於靜,一靜一周身。即心之一念動,陽氣即一周於身,一念予靜,陰氣予一周於身。氣動,氣靜仍歸宿於腎。一呼一吸,真氣之出入皆在於此。蓋陰陽之氣,就好像一個圓環,動靜無端,陰陽無始,未曾斷絕,特有消息盈虛。所以陳微明先生說:“我身不動,渾然一太極,如稍動,則陰陽分焉。”打太極拳如果不知道動靜開合,正如一個中醫師不懂得虛實陰陽。我們不但要把“動則死”,“不動亦死”之道理弄得很清楚,還要把“不動不死”,“動亦不死”之道理弄得很透徹。這樣才能養成大氣度,才能得到真功夫,才能大智若愚,才能自強不息。要知“靜”並不是“寂”,“寂”是死的,而“靜”是生機勃勃的。我們只要看他有智無智,便可知他已靜未靜。因為心智之活動出於自然,從容中道,絲毫沒有刻意守雌的勉強情狀。下圍棋,我想很多人都有這個經驗,一黑一白,一先一後,一動一靜,一強一弱,彼一著我一著,最後是虛極靜篤者勝。有一首詩說:“先左後右不為奇,一動一靜是圍棋。圍到山窮水盡時,突然一勢判雄雌。”這一勢是什麼?敬請賢豪大德,有以教之。
本文來源於太極網:http://www.taiji.net.c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法律顧問:漢邦法律事務所 http://hanbang999.blogspot.tw/

電話:02-2993-4456(代表號) 傳真:02-2993-4256

地址 24242 新北市新莊區新泰路2299樓之1

您可自由以公益方式分享、重製、散布、傳播、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惟需遵照下列條件:

姓名標示:您必須按照作者或授權人所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暗示或您使用該著作的方式其為您背書。

非商業性:您不得為商業目的而使用本著作。

禁止改作:您不得改變、轉變或改作本著作。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