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阿(念)龍老師1990年受邀於東京示範實錄

Welcome / ようこそ / 林阿(念)龍老師歡迎您! 進入最完整的太極影音教學部落格
現在登錄網址:最新文章
建議下載Google Chrome browse

2016/9/8

內家拳舊聞十二 / 對大成拳的非議之二

對大成拳的非議之二

    瀛人敘述:尚雲祥的形意功夫是夠硬的。從未聽說過尚雲祥與歐洲拳擊手比劃過。人稱尚雲祥半步崩拳打天下,足見他功夫之深了。據吳圖南講,王薌齋在北京混不下去就是栽在了尚雲祥的手裡。

    那時王薌齋充大輩,自稱是郭雲深的徒弟,跑到尚雲祥家充大,被尚雲祥捏住了他的胳膊,使王薌齋痛的受不了,於是跪在尚雲祥面前,反叫了尚雲祥三聲師叔。

    這是吳圖南親口說的。為此姚宗勛很生氣,說吳圖南沒有口德。還不是因為揭了他師傅的老底。

    昌昌敘述:說尚雲祥敗於王薌齋是出於大成拳的胥榮東之書。那章叫“劍敗槍手尚雲祥”不過這是撒了個彌天大謊,分析一下就知道了。此章說是郭雲深先生一時興起,讓尚、王二人試試兵器。郭先生1898年去世,就按王薌齋1885年生人計算,不過是13歲的孩子,尚雲祥30多歲,早已出師,在江湖上已闖出名氣來了,這可能嗎?再說王薌齋之戶口上載其生年為1890年,據說是意拳研究會為了圓“王薌齋是郭雲深之徒”之說,硬把其生年提早了五年。據深縣郭子坤一系傳人說,王薌齋是跟郭雲深之徒李豹學的,在墳前磕的頭(見2000.3《精武》雜志)。

    所以很多老人並不承認王是郭雲深的徒弟。

    但我主張把人和其學術水平分開來看。也並不因為意拳界有個別的害群之馬就把意拳說得一文不值。郭雲深墓志銘說“得其一鱗一爪,皆能躍,能飛”真是不錯。

    北風敘述:據我所知意拳大成拳是最喜歡胡吹的。他們煞有介事的說王薌齋曾被北洋政府陸軍部聘為陸軍武技教練所的教務長,但根據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提供的檔案資料表明:不僅陸軍武技教練所的兩屆教務長都不是王薌齋,而且在其所有職員錄中根本就沒有王薌齋或王宇僧或王尼寶這些王薌齋曾經使用過的名字。所以說王薌齋擔任教練所教務長一說純屬偽造歷史。可謂子無虛有。再有他們說1913年王薌齋進京與李瑞東比武,可事實是,李瑞東早在1912年就已告老還鄉了。李除了有時參加一下天津中華武士會的活動外,基本已處於隱居狀態。怎麼可能跑到北京,去與王薌齋比武呢?至於說王薌齋與劉偉祥比武之事,馬禮堂
曾親口講過是劉偉祥把王打進煙筒裡。其實王薌齋與人比武輸過許多次。即使關於謝鐵夫方恰莊衡林的事不計在內,在1925年他就曾先後負於劉偉祥和尚雲祥。

    1929年他又負於胡鳳山,而且輸得很慘。以至浙江國術館的蘇景由打消了聘請王薌齋來館中擔任教習的念頭。以後王又先後負於黃伯年、胡耀真。解放後他又負於孫存周。所以何福生講當年王薌齋在上海根本就站不住腳。而幾十年後卻被演義成威震上海灘。這難道還不夠滑稽可笑嗎?王薌齋的得勢完全是靠日偽時期在日偽漢姦的幫助,他是在日偽時期發跡起來的。按他在拳術上的實際造詣,其實他僅得到了形意拳的初級功夫──整體發力的一些要領而已。

    過去保定人也是睡熱炕,煙筒是用泥和蘆葦做成筒壁(也有用磚坯的),煙同一般是方形的約有尺來寬是從炕角一直穿過屋頂。當年劉偉祥把王薌齋打到煙筒裡,是由於王薌齋被擊出後撞破了煙筒的側壁,於是王掉進煙筒裡。此事馬禮堂先生曾講得很詳細。

    關於劉王較技這件事,馬禮堂是專門給武協寫了一個材料的,在該材料中馬先生講述了意拳的來源,並談及此事。

    瀛人敘述:北風先生:您談的武林舊事基本都屬實。但有一點似需商榷,就是關於李瑞東先生的事。據“國術名人錄”中金警鐘的說法:李瑞東先生民國二年曾為袁世凱擔任護衛軍總管,後去天津創立中華武士會。金先生的這個說法本身是有毛病的:民國2 年是1913年,而中華武士會是1912年成立的。因此李瑞東先生不可能在擔任袁世凱的護衛總管後才去創立中華武士會。因此,李瑞東是否當過袁大總統的護衛總管似尚需作進一步的考証。但有一點,我與你的看法一致,就是王薌齋不可能與李瑞東比過武。王薌齋的父親是個煙土販子,家裡有些錢,與軍界也有些來往。王薌齋的一個夫人姓吳,其家庭有北洋軍界的背景。王最早是在縣衙門裡做過一段兒刀筆,後來又在北洋軍中做過一段兒文書。以後隨著軍隊的調動去了南方。那時在北京武術界裡是根本沒有他的地位的,可以說他那時還是個無名鼠輩。民國13年回到北京一次,他去找到尚雲祥,結果沒幾天他就讓尚雲祥打跑了。後來就去了天津。跟張兆東搞到了一起。張佔魁那時身邊沒有得力的人,他見王薌齋能說會寫,也有一定的社會活動能力,功夫還算過得去,就把王薌齋留了下來,並把他帶進了武術圈。王的品性很差,是個下流低俗之輩,在上海嫖妓女,又和他的徒弟爭搶女人。過去武術界老一點兒的沒人看得起他。

    蔑視王薌齋的人本來就很多,但我認識的人中大多還是中國人,文革前北京市武協中根本就沒有意拳的位置,但北京市武協並非是日本人辦的。同樣吳圖南、馬禮堂等都認為意拳是偽拳,根本談不上是一個正當的拳派。當今東北武式太極拳家王善德仍持這個觀點。其實意拳或大成拳的發展是利用了兩次民族災難:一次是日寇統治時的日偽時期。再一次是文化大革命。大成拳正是這兩次民族大災難的收益著,或說幸災樂禍者。正因為如此,它遭到我們這些過來人的啐棄。前兩年,何福生來北京接受九段時,直接就把大成拳稱為漢姦拳。

   顧堅敘述:王是郭雲深拜墳頭徒弟,就是郭雲深去世之後,在其墳前磕頭的弟子.大成拳的影響有其歷史背景,這不能忽視.當代某些大成學者為了擴大影響,編造謊言,影響了團結,這是很不好的苗頭.

    形意拳敘述:尚雲祥不是傻把式,有功夫。記得上學時,有位來自福建的同學說,萬籟聲曾贏了尚雲祥,於是便與北京練形意的同學爭了起來,以致大打出手,最後險些發展成群毆。印象深刻。這件事也誘發我關心起形意拳人物來。關於尚雲祥的軼事挺多,但最相互矛盾的是他與王薌齋的事兒。在老人兒們(如劉志剛、吳圖南、馬禮堂)嘴裡,尚雲祥的功夫比王薌齋高。據說尚雲祥曾攥著薌齋的胳膊,疼得王薌齋跪地求饒,叫了尚雲祥三聲師叔。而練大成拳的一些人,則稱尚雲祥曾被王薌齋彈飛,又說比器械時,差點兒斬斷尚雲祥的手腕。更驚人的消息是說王薌齋讓當時幾經是功成名就尚雲祥又去站了八年的樁。不同人的說
法非常矛盾。

原文選自:http://qttjw.com/show_hdr.php?xname=CQ0FF01&dname=3R6FF01&xpos=20

法律顧問:漢邦法律事務所 http://hanbang999.blogspot.tw/

電話:02-2993-4456(代表號) 傳真:02-2993-4256

地址 24242 新北市新莊區新泰路2299樓之1

您可自由以公益方式分享、重製、散布、傳播、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惟需遵照下列條件:

姓名標示:您必須按照作者或授權人所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暗示或您使用該著作的方式其為您背書。

非商業性:您不得為商業目的而使用本著作。

禁止改作:您不得改變、轉變或改作本著作。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