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阿(念)龍老師1990年受邀於東京示範實錄

Welcome / ようこそ / 林阿(念)龍老師歡迎您! 進入最完整的太極影音教學部落格
現在登錄網址:最新文章
建議下載Google Chrome browse

2017/7/19

7. 被俘和脫逃

民國二十八、九年間,劉公與日軍的第一線作戰多在山西、河南一帶。戰場上愈是英勇、受傷的機會愈大。劉公身上留有不少當時的傷疤。有一次劉公正指揮作戰時,旁邊的一位戰士拉著他說:「連長你腿中槍了。」本來一點沒事的,但是低頭一看一腿是血,人立刻就軟下去了。當年劉公對我說到這時,我還取笑他說:「沒想到英雄也不過如此不堪!」劉公不以為忤的哈哈大笑。

劉公做營長時曾經被日軍俘虜過。當時國軍步兵單位反坦克裝備極為缺乏。打到沒法子的時候,就在陣前挖個坑,找個英雄身上綁許多手榴彈躲在坑裡。當日軍戰車由頭上過時,引發炸彈和其同歸於盡。劉公自恃有輕功,經常自己帶著手榴彈躲在陣地前。當戰車靠近時突然跳上去,由指揮口把手榴彈塞進去。幾次得手以後,對面日軍也有點警惕。一次劉公重施故技,日軍戰車突然轉動炮台。劉公猛被打傷,只好抱著炮管。就這樣被強拉著到了日軍陣地。

被俘以後,劉公被押到山西叱潜O獄,除了手銬、腳鐐以外,還加了一個鐵球。為了怕磨破肉、引起其他問題,劉公放風溜腿時,都雙手捧著鐵球、彎著腿走。在監獄裡,常常十幾個日兵抓一個俘虜當活靶來練習柔道。總要把活靶摔得快昏了才換人。中國俘虜對此感到苦不堪言。其中有人知道劉公是會武功的,就慫恿劉公出來為大家出口氣。劉公知會翻譯以後,立刻有軍官出來把他的刑具除去。劉公活動了四肢,就和日本兵打了起來。這次十幾個日本兵全趴了下去,但是連劉公的汗毛都動不了。日本兵連換幾撥人都是一樣的結果。日本人對英雄是相當禮遇的,劉公以後不但免加刑具,住單人牢房,還受到日本軍官級的待遇,經常吃罐頭食品。劉公除放風的時候要教日本兵練拳,平日行動也自由許多。他利用單獨活動的時候到處觀察城牆的結構。叱潜O獄是老建築,牢房是石頭的樑,木頭的柱子。他每晚抱著牢房的木柱往上頂、然後用肩轉著磨(註一)。沒幾天木柱就被磨得短了幾寸,只要往上一提,就能挪開,正好讓劉公側身可以出去。劉公等了幾天,到了一個沒月亮的晚上,他挪開木柱就偷偷溜到牆跟處。裡面的同志配合他的行動開始鬧房,吸引住衛兵的注意。劉公施展壁虎功,沿著排水的牆脊爬到牆頭。他突然一上牆,砍倒了旁邊的日兵,然後往牆下一跳。一到地,劉公就拔足往黃河的方向狂奔。叱窃邳S河北,大約有五十公里地。一夜狂奔不敢休息,又要防日軍或偽軍的盤查,沒有超人的毅力和體力是做不到的。這麼一路跑、跑到天放光,劉公正到達黃河邊,但是人已經全癱了。這時他被一小隊偽軍抓到。劉公對偽軍說:「老鄉,我是國軍的營長,剛由叱潜O獄逃出來的。想要過河回部隊報到。我們都是中國人,你要,就這一槍打死我。不然就抬抬手讓我過河吧。」這隊偽軍也是有天良的,找來一隻汽車內胎給劉公。劉公把內胎往身上一套,縱身就躍到滾滾的黃河裡。劉公回憶當時一下水,人就來精神了,兩手、兩腿胡亂的扒,一心就往對岸衝。也不知喝了多少水,被沖了十幾里地才到對岸。歷劫歸來,回到部隊就一場大病病倒了。
   
註一﹕坊間有書講到此事,誤傳為劉公半夜練功夫。劉老教武術很強調定與靜的功夫,由此再將安、慮、得的應用引伸到生活的各個層面裏。劉公自叱潜O獄逃脫的過程為此做了極佳的註解。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5fa59c0101g1oh.html

法律顧問:漢邦法律事務所 http://hanbang999.blogspot.tw/

電話:02-2993-4456(代表號) 傳真:02-2993-4256

地址 24242 新北市新莊區新泰路2299樓之1

您可自由以公益方式分享、重製、散布、傳播、展示及演出本著作,惟需遵照下列條件:

姓名標示:您必須按照作者或授權人所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暗示或您使用該著作的方式其為您背書。

非商業性:您不得為商業目的而使用本著作。

禁止改作:您不得改變、轉變或改作本著作。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Sitetag